柠檬的最强吃法,真正爱柠檬的人千万不可以错过!

每当夏天一到,我就总觉得自己耐受能力变差了。从家到工作室,平日里15分钟的步行路程,变得异常难熬,到

2020-07-17探险引领

383浏览

港共政权打压网上言论,法律界不学无术


港共政权打压网上言论,法律界不学无术

近期讨论得沸沸扬扬的《2014 年版权(修订)条例草案》,俗称「网络23条」,牵涉到规管互联网的问题。但是立法者,似乎对互联网,与其他传统媒体的分别,完全没有作深入的剖析,即草草立法。当应,背后的政治目的,主要是打压网上言论及其影响力。另一方面,法律界人士,亦以传统传讯或传统媒体的角度,理解版权条例,完全不懂得如何回应,可谓不学无术。

互联网,从其技术上讲,根本是与传统媒体有着显着分别。美国一位着名新媒体与政策研究学者 Sandra Braman 指出,互联网的技术,是媒体中的一种后设技术(meta-technology),换言之,是包含了传统媒体的所有技术的技术,是技术上的技术。

这个讲法看似複杂,其实却也很简单。

例如,电视、电台、电邮、或电话等,各有其传讯的技术。而不同的传讯技术,会有不同的传讯形式。电视与电台的传讯方式,是以一对多(one to many)的形式同步单向广播;电邮是一对一(one-to-one)或一对多的非同步双向传讯;电话则是一对一的同步双向传讯。当然,因为技术进步,电话也可以一对多,或多对多的传讯。

不同的传讯技术,会有不同的传讯方式,及有不同的产出(output)。这些技术,传讯方式,产出等,相对地,都相当明确。

然而,有线电视的出现,事情显得複杂。究竟有线电视是电话类别,还是传统电视类别?技术的进步,当然也增加了讨论规管的问题。

互联网的技术,就更加複杂化了。互联网具有差不多所有媒体的传播与沟通的技术及功能。互联网可以达至电台、电视、有线电视、电话、电邮、写信、等等传统媒体的技术,同时亦有这些媒体的传讯方式及功能。

互联网可以做到一对多的同步单向广播,一对一,多对多等的同步双向沟通,又或一对多的单向非同步沟通等等。

换言之,互联网可以令传统不同的媒体传讯方式的分界,变得模糊。

清晰的媒体传讯技术及方式,相对地容易釐定及讨论传讯媒体的规管政策。例如,大家都懂得如何制订广播政策,有效地规管电视的传讯技术及方式。

但釐定及商议互联网的传讯或沟通政策,就极为繁複。因为互联网既可以说是一对多的广播,也可以说是一对一,或多对多的沟通。究竟,我们可以用哪一种的传讯,或广播条例去规管互联网才算是正确呢?究竟,我们是用电视、电台、或是电邮的传讯方式,去规管互联网呢?

另一个更加複杂的问题。究竟互联网,是公共的,还是私人的空间呢?

互联网上的政治传讯,当然是可以看成是私人的。例如在 Facebook 上,我向我的朋友圈发表要打倒共产党的看法,这个与我跟朋友,在球场上,发表香港建国的看法,有甚幺本质上的分别呢?分别可能也只是实际的面对面,同虚拟网络上的互动而已。但网络,就是否等于公共呢?

一个近日在网上热爆的例子。岭南大学校长,认为陈云在 Facebook 的言论,影响校誉。而陈云认为他在 Facebook 的言论,是个人的,是私人领域的,何来影响校誉。

在佔领时期,我曾在佔领区访问一位大学生,当时,有不少人走过来,听我们在说甚幺,难道,我的访问也是公共的?从这点来看,我们很难肯定地指出,陈云在 Facebook 上的言论,是公共的。

事实上,还有不少人,在争论,究竟互联网上的讨论,只是个人三五成群的个人的、或私人空间的意见表达,还是一个具公共性的集会(assembly)?

以上这些问题,到现在,我们还是未能作百分百肯定的界分,哪幺,我们又怎幺可能去讨论侵权问题呢?简言之,网络23条,若不是港共政权的无知,就是要打压网上言论,而我是相信后者。

另一可惜的是,香港法律界,对科技与社会变迁的问题,一无所知,不学无术。


相关文章